悠悠慢行22年这趟“卖菜专列”满载“新鲜”与温情

一日千里的高铁体现着中国发展的速度,而站站停靠的“慢火车”传递的则是小康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的温度。在我国西部地区开行的一些绿皮“小慢车”,因为价格便宜、停站多,极大地方便了沿途贫困群众的出行。

中午11点23分,5639次列车进站。村民们大筐小篓的往车上挤,时常卡住车门,列车员们也会帮把手往上推。而为了方便村民运菜上车,这趟列车会特意在加劳小站停靠12分钟。

翁当村是一个苗岭深处的苗族小村子,全村500多户人基本都靠种蔬菜养稻田鱼为生,而他们外出卖菜的唯一途径,就是这趟每天都会从村旁经过的5640/5639次绿皮火车。

2016年,胡贵川萌生了给老乡们“带货”的心思。在车下给老乡们联系买家,直接收购。而他在车上例行巡检时,就会和老乡多聊几句,了解老乡心里的菜价和合适的销路。

列车长 胡贵川:这么多年过去,自己也会老去,在我老的时候,我能回忆一下当年我工作的时候,去了什么地方、帮助过哪个老乡,帮他们想过办法, 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好处,可能就是最大最好的回忆,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列车长 胡贵川:之前这本子都记完一个了,这是第二个本子。每次他们挑几十斤,比较辛苦,也比较累,所以我就想联系大一点的饭店,需求量大的客户来和他们联系,直接电话联系,用小慢车直接送到凯里去,这样他们就不用分很多次地坐我们车去了。

小寒时节,贵州迎来了难得的冬日暖阳。清晨,黔东南州凯里市翁当村的村民吴朝标在朝霞的映照下,开始在水田里放水捉稻田鱼。2019年,是吴朝标第一次养稻田鱼。年前,他的鱼已基本卖光,今天他要把最后的几十斤鱼送到凯里市里去卖掉。

翁当村村民 王小妹:我们这个菜都是靠这个慢车送到凯里卖的,如果没得这趟慢车的话,我们这个菜也不知道挑到哪里去卖。就是很感谢这趟慢车。

翁当村村民 吴朝标:我心里面也踏实了,我(的鱼)也不愁销路了。开年之后,大量养鱼四五千尾鱼、鸡鸭鱼扩大(规模),好好创业。

5640/5639次列车开行于贵阳和玉屏之间,全程337公里,运行时间7小时23分,沿途要停靠大大小小16个站,票价从几块钱起。这趟“小慢车”,是名副其实的“卖菜专列”。沿途几十个村子的群众都依赖它外出卖菜,车厢里充满了农家蔬菜的新鲜味道。

吴朝标的稻田鱼不喂饲料,只吃稻谷,用的是山泉水。鱼虽好,但每次零敲碎打地沿街叫卖,也不好卖。鱼耗久了就会死,老吴对着几百斤鱼一度打过退堂鼓。今年老吴不急了,因为他的鱼已经有了买家。

“卖菜专列”:满车都是“新鲜”的味道

胡贵川发现,老乡们脱离城市里的菜市场,定价高了卖不出去,定价低了又少赚钱。他就在车上做了市场菜价公告牌,给老乡们做定价参考;还用随身的小本子,把哪家有量比较大的农产品登记下来,随时可以去联系商家对接销路。

翁当村村民 吴朝标:我们这里山高路远,要走凯里的话要去湾水坐班车,坐班车要来回20块钱,要一个多小时才到凯里。从加劳走路挑几十斤(东西)到湾水还要一个多小时。

通过胡贵川的牵线,老吴和老杨一年卖掉了几千斤鱼。不用零挑散卖,有了大宗销路。

翁当村村民 吴朝标:他十六岁十五岁,我就看他在这趟慢车上,后来他当了列车长。看到我们加劳站上来的人,每个他都认识。我觉得他就好像是一种很亲很亲的兄弟一样,永远都忘不了。

“帮老乡卖菜我心里高兴”

这列小慢车,不但有新鲜的蔬菜味,还有那浓浓的人情味。这趟5640/5639次小慢车开行22年,已经深深融入到沿途群众的生活里,帮助他们一步一步过上了好日子。记者了解到,翁当村已经脱贫摘帽。吴朝标原本就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但在2019年他靠养鱼也脱贫了。

而当初劝吴朝标养鱼、给他信心的人,就是这趟小慢车的列车长——胡贵川。

翁当村的山脚下,加劳小站很是热闹,站台上挤满了村民和各种蔬菜。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外务工,留下的老人和妇女坐着火车去大城市凯里卖菜,是帮补家用的唯一途径。

饭店老板:车长说在农村,加劳小站有些人喂有鱼,你饭店要鱼的话可以我介绍来给你收一点,这样好卖一点,因为拿在路上卖不一定一下子卖得完。我这个朋友还是可以,作为车长他很乐意力所能及地帮助大家。

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位慢火车的车长,他叫胡贵川。胡贵川作为车长的这列慢火车开行在贵州东部山区里,沿途村民都乘坐这列慢火车外出卖菜,这列客车也成了一列名副其实的“卖菜专列”,而车长胡贵川则是帮村民卖菜的“带货车长”。

列车长 胡贵川:我们经常看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家,挑几十斤菜,到凯里去卖,卖了之后,换几十块钱回来。来回需要七个小时他们才到回家。七个小时里他们都是自己带起米饭和一点盐菜,到车上两口就吃了,都舍不得在凯里站吃碗粉或者炒饭。

胡贵川:从加劳挑上来的这鱼,稻田鱼,真的稻田鱼。这种好吃,它是山泉水养的,不是那种一般的,真正的,我就是在小慢车上上班的。

跑小慢车22年,胡贵川和乡亲们的这种亲近,早已像小慢车一样,融入了彼此的生活中。他带给乡亲们的温暖,就像这春运第一天的暖阳一样。

胡贵川的父亲曾在加劳站工作。而1997年胡贵川一毕业参加工作就在这趟列车上,从茶水员干到列车长,一待就是22年。他看过太多老乡为了省一点辛苦钱,而节衣缩食的窘境。

车行半小时就到凯里火车站。老吴和村里的养鱼大户老杨一起挑着鱼出站,而出站口早已有人在等他们。

“带货”三年多,胡贵川帮忙老乡卖出的农产品不计其数,小慢车沿途的乡亲们见着小胡车长都很亲。

一担鱼加上水,少说也有五六十斤,胡贵川会和老乡换着手挑。他的目的并不是帮老乡沿途散卖,而是到他事先联系好的饭店打包全收。

胡贵川,就是5640/5639次列车的列车长。今天他休息,专门在这里等候老吴和老杨。两个老乡老实内向,一路上只要有人问着买,胡贵川就在一旁帮忙吆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