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援助湖北护士周萍“病人欢欢喜喜出院是对我们的最大安慰”

(同心战疫)上海援助湖北护士周萍:“病人欢欢喜喜出院是对我们的最大安慰”

中新网上海3月14日电 题:上海援鄂护士周萍:“病人欢欢喜喜出院是对我们的最大安慰”

澎湃新闻:近年来,中国学生参加托福考试的人数如何变化?

周萍思路清晰,说起话来语速平缓,悦耳的声音不由让人放松下来。身为上海市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拥有20余年护理经验、曾接受2003年非典医疗救护专项培训的她成为上海市第三批148人援助湖北医疗队中的一员。

新冠肺炎疫情让今年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显得颇有些与众不同。“祝群里的女神们节日快乐!”这一天,民盟盟员、护理专家周萍在她的微信朋友圈记录:在武汉的这段时间里,疫情使我变成白衣战士、护工阿姨、保洁阿姨、营养调配师,每天变着花样将各地捐赠的营养品调配给鼻饲患者、失智老人……

澎湃新闻:托福考题设置标准是什么?如何保证考试的专业性?

逐渐适应工作后周萍已变得坦然无畏。在短时间内她学会了武汉三院的信息系统操作,客观病情记录,确保准确执行各项医嘱,给病人提供优质、高效、专业的治疗及护理。

“病区里没有工勤人员、没有护工阿姨、没有运送师傅,所以这里的病人,从生理、心理和生活上的护理,全部都是由我们医务人员完成的。”周萍说,小到病人的吃喝拉撒、外出检查、冲泡开水,大到各项治疗如静脉留置针的置管、呼吸机的维护、心电监护的观察等等,都要靠医护人员,包括病人去拍CT片子,也是医生或者护士推着车给送过去。

Mohammad Kousha:截止至目前,不论是考生还是院校,我们收到的反馈基本都是正面的。

澎湃新闻:哪些因素成为留学生们的首要考虑?

澎湃新闻:有考生总结出一套规律,“平时考拿高分比年底前拿高分容易,去东南亚或港澳拿高分比在大陆拿高分更容易”,您如何看待考生们认为的“压分”问题?我们是如何保证考试评分的公平性?

虽然试题设置的某些问题可能会相似,但我们会尽量保证即使问题相似,但这些问题将会出现在不同的语境和场景下。考生在不同语境下作答,答案也会有所不同。同样,每次考试也会有大量的全新内容,以保障考试的公平性。考生无法通过背机经来获得高分。

Mohammad Kousha:考生在两年内不可再参加考试。

考生无法仅通过机经来获得高分

Mohammad Kousha:总体来说,还是建议学生在参加考试前,通过各种方式提高自身英语水平。比如,更多地阅读英文,听原版的英文节目,或者参与到任何能够让考生用英文进行交流的场景中,特别指出的是,这些听说读写的练习,最好是与学术场景相关的,因为托福主要是考察学生在学术环境下使用英语进行交流的能力。另外,最好尽早开始学习英语,并且提前准备考试来提高自身英语水平。

但以此应试也引来争议。在知乎上,有不少网友讨论用托福机经是否算作弊。

澎湃新闻:认可度高、含金量高一直是托福的优势。但过去也发生过疑似泄题的事情。对于考试安全性,我们是如何保证?如何避免泄题、替考、作弊等问题?

Mohammad Kousha: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首先,每一个地方、国家和时间段内的考务流程都是一样的。此外,评分员也不会知道考生所在地等信息,所以这种地域性的差异是不成立的。

抵达武汉后,周萍和队友立即进入工作状态。因为每天穿戴防护装备的时间较长,仅短短一周时间,周萍脸部、鼻梁等处的皮肤,已经被口罩、护目镜压破,裂开很多细小的血口。

周萍在为病人调配营养品等。受访者供图

“现在回过头想,没有觉得很辛苦很艰难,一个多月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能看到病人面带微笑,欢欢喜喜出院对我们是最大的安慰”。

由于穿戴多层防护装备,医疗队成员都是在缺氧及高压的状态下开展着平时分分秒秒就能完成的工作。身上的贴身衣裤总是湿了干、干了湿,同事们都说周萍瘦了,但周萍觉得自己更精神抖擞了,更加充满干劲,充满活力,每天战斗值满满。

周萍表示,没有觉得付出特别多,“不管救死扶伤也好,照顾病人也好,这是我们的天职,职责如此,并不是今天我们到了武汉价值很大,我们平时也是在同样的岗位上,都做着类似的事,都是在高风险环境下,只是没有这次特殊而已。”

Mohammad Kousha: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简称ETS,托福考试提供方)非常重视考试的安全性,我们设立了专门的部门,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各地,来确保我们标准化测试有最高水平的安全性。但是,不仅仅是对ETS,对所有类似托福这样的高利害考试的提供方来说,在考试安全方面都面临着挑战,因为总有考生试图在考试中获得不公平优势。

除了广受热议的机经备考,在与澎湃新闻对话中,Mohammad Kousha还就托福改革、防作弊、如何出考题以及考试中诸如“平时考拿高分比年底前拿高分容易,去东南亚或港澳拿高分比在大陆拿高分更容易”的流言进行了回复和解释。

自上世纪80年代,国际上广为认可的英语水平测试–托福进入中国后,迅速受到热捧。ETS的数据统计显示,目前,中国是全球托福考生人数最多的国家。近年来,由于参加考试的人数增多,今年5月,托福决定在中国大陆增加下午场考试。

压力何来?周萍说,来之前的医护人员配比是普通病房的30到35张床位,但护理组事实上要负责的是整个病区57张床位患者的医疗护理和生活护理,短时间内要大量接收病人,且医护配比明显不足;病房里收治了很多危重患者,每天总有几个上无创呼吸机的病人。

回忆起刚到武汉的情形,周萍说,刚接到命令时是兴奋热血,来到武汉以后看见空无一人的机场,远处大楼霓虹灯闪烁着“武汉加油”后不由焦虑担心,特别是到武汉后接到“应收尽收”“床位等人”等指令,突然感到压力很大。

如今,周萍和队友已在武汉三院光谷院区奋战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担任上海市长宁区医疗救护队护理组组长的她,看到经过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之后,疫情有所控制,很多病人在精心治疗和护理下出院,颇感欣慰。

Mohammad Kousha: ETS想要做的是保证每次考试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人们很难去记忆或者预测考试的试题。此外,我们有很多的研究员和考试研发人员,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保障每次考试难度、有效性的一致性和题目的多样性。

出征前,周萍剪掉了春节刚烫的过肩长发,虽然有些不舍,但周萍没有犹豫。她说,不能让头发变成污染源,也不能因为长发影响工作效率。

Mohammad Kousha: 我们每一道考题都是经过严格的流程研发出来的,以确保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地理国家、讲不同母语的人,不会因为外部因素而影响考生对试题的理解和回答,确保考查的只是考生的语言能力而非其他外部能力。并且在试题研发过程中和在考试中使用后,都会对所有考题进行严格的信度和效度的检查,确保考试题目符合托福考试的要求。对于ETS来说,保证托福考试的质量,维持其声誉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托福考试是最大程度地模拟学生到美国后,在课堂上学习的场景,所以如果仅靠背诵答案,不仅仅不太现实,也与最终留学的目的相悖的。我们还是希望学生提高语言能力,从而在海外留学时取得成功。

人脸识别、生物语音技术严打替考

澎湃新闻:如果出现托福考生作弊的情况,有什么惩罚措施吗?

在考试之前,考生可以通过官方备考材料或其他学习材料等多种途径,提高自身的英语能力。今年9月份,我们发布了三套真题,免费提供给考生。将来我们还会继续推出更多的样题、真题。

1月28日医疗队抵达武汉,全面接管武汉第三医院光谷院区的一个危重病区和两个重病病区,主要参与危重症患者的救治。

澎湃新闻:您对中国学生应考托福考试有何建议吗?

Mohammad Kousha:具体来说,第一个较大的改变是推出了个人最佳成绩,学生可以通过参加多次考试得到每一部分的最佳成绩,对考生来说,这一改变可以更好地展现其潜力,对于需要参考托福成绩的院校来说,也可以有更多的考生数据去支持他们的招生决策。第二个大的改变是缩短了考试时间,但考试内容没有质的改变。现在的考试时间从三个半小时调整为三小时。

澎湃新闻:托福考试今年5月开始陆续进行了一些改革。主要有哪些改革措施呢?为什么要做这些尝试?

对此,Mohammad Kousha表示,ETS想要做的是保证每次考试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人们很难去记忆或者预测考试的试题。

Mohammad Kousha:中国仍然是托福考试很重要的市场,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简称IEE)的报告,2017-2018年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大陆留学生数量超过了三十六万三千人,占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33.2%,这在美国所有国际学生中的数量是非常可观的。

如今,出院的病人越来越多,疫情控制形势越来越好。周萍也在考虑,上海堆积了大量工作,回去以后,要快速投入状态,一如既往做好本职工作;同时,将这次驰援武汉的经验和想法整理出来,撰写论文,将这些经验积累下来。

而为备战托福,有人开始总结托福“套路”,试图找捷径。不少说法认为,托福的题库是固定的,考前背“真题”更容易拿高分。因此,通过考生回忆的考场真题,总结形成的民间托福答案题库,俗称“机经”几乎成为考生的必备宝典。

澎湃新闻:有人说,因为托福的题库是固定的,每次抽取一套作为试题。因此,出现了“托福机经”“托福预测”(机构或个人通过考生考场回忆真题,梳理出题库,俗称机经)。您如何看待以刷“托福机经”“托福预测”来应考?这是否也是一种作弊?为什么?

今年1月24日晚,正在准备年夜饭的周萍看见工作群里发布消息,称要抽调医务人员去支援武汉,她第一个报名,“当时没有多想一秒钟,我是临床一线出来的,又接受过SARS护理培训,有能力,也有义务。”当晚,由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长宁区妇幼保健院等组建的19人上海市长宁区援助湖北医疗救护队集结完毕,作为第三批上海援助武汉医疗队队员奔赴武汉。

澎湃新闻:托福改革以后,学生或教学机构的反馈如何?

Mohammad Kousha: 对于考生和家长来说,他们考量的因素很多,对他们来说最关注的因素仍然是院校,包括其教学质量和影响力,由此做出一个综合的选择。基于这样的一个前提,美国对很多中国考生来说还是一个很好的留学目的地国家。

周萍(右)在护理病人。受访者供图

在港澳台拿高分比内地容易?不正确

我们还会对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时期的考试作大量分析,如果我们发现某一地区在某一时间段内的考试分数普遍很高,那么我们就会认为这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并且会仔细地进行调查。我们进行了多种考察与分析来保证考试的公平性。

在ETS,我们有一些最前沿的技术手段来防止作弊等问题,同时我们也在不断改进考试安全相关的技术。比如,我们有两个重要的技术手段,人脸识别和生物语音识别技术,以防止替考的情况。此外,我们在中国还和教育部考试中心合作,以确保考试的安全性。

“人生总是存有希望,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周萍说。(完)

此外,我们了解到全球,尤其是中国的考位比较紧张,所以我们在中国大陆推出了在下午举行考试,这一点非常受考生的欢迎。此外,两次考试时间之间的时间间隔由十二天缩短至三天。最后,我们还将出成绩的时间由原来的10天缩短为6天。口语我们删减了task1和task5,但并不影响考试的有效性。所有这些改革措施是为了让考生有一个更友好的考试体验。

“虽然托福试题设置的某些问题可能会相似,但我们会尽量保证即使问题相似,但这些问题将会出现在不同的语境和场景下。因此,考生需要在不同语境下作答,答案也会有所不同。同样,每次考试也会有大量的全新内容,以保障考试的公平性。”他说道,托福考试希望学生提高语言能力,以在海外留学时取得成功。

周萍与队友防护服上都写着“上海”,病人看见她们都满怀感激,每次护理,病人都会说“谢谢,谢谢你,谢谢上海!”“上海的医护人员真是了不起”,感谢她们的及时治疗、良好护理。每当这时,周萍与队友就会鼓励患者,快点好起来,大家都早日回家。

平日里,工作繁忙的周萍也喜欢健身、养些小植物、看看书,现在基本医院酒店两点一线。周萍感叹,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等战胜病毒,她的愿望是尽快回到工作岗位,还要尽快恢复健身。

“压分的说法不正确。”Mohammad Kousha说,托福会对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考试作大量分析,“如果我们发现某一地区在某一时间段内的考试分数偏高,那么我们就会认为这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并且会仔细地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