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身心同治才是一剂良药

战疫院长访谈录|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肖明朝:身心同治才是一剂良药

健康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疗队来到武汉后是怎样开展工作的?遇到了什么困难?

一线医务人员在轮休和隔离期间,都按照出勤来对待,他们原来正常发放的基本工资、岗位津贴(卫生防疫津贴)、绩效工资,都继续正常发放。

派遣心理援助队伍支援湖北、武汉。目前,已有415名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前往湖北,为患者和医务人员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服务。

肖明朝:我们来后的第二天晚上,医疗队接管的病区里有一位老伯趁医护人员不注意,想跳楼轻生,被护士及时发现拉住。在救治中,有的患者跟我说,“自杀了,就不会把病毒传染给家人了”“儿女在照顾我期间也感染了,我不想再拖累他们了”……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此次疫情带来的心理伤害,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被确诊的病人担心病情会不会加重,疑似病人每天都在等检测结果,普通人担心被感染,都会产生紧张、焦虑、抑郁等情绪;一些病人家属,由于亲人隔离治疗,自己无法陪护,而产生无助、愧疚等心理。

“日夜奋战的不止我一个人!”

针对一线女性工作者,全国妇联在原来已有的12338维权热线中增设心理服务功能,梳理出53个热线接听的热点问题,编了一本电子书,叫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妇女儿童、医务人员婚姻家庭心理咨询问答,发给了各地的12338和各地妇联。

健康报:“阳光医院”在心理干预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健康报:经历了此次疫情,您对医院管理有哪些新的思考和建议?

多项措施疏导心理压力

大年初三一早,上饶市玉山县,“90后”医生方腾龙就出现在疫情留置观察点。他是一名党员,前一天晚上他的孩子刚刚出生。“这个时候我也想多陪陪妻子孩子,但相比家人,抗疫前线更需要我!”他说。

《通知》称,即日起,商务部实施的两种涉外经济技术展(首次举办冠名“中国”等字样和外国机构参与主办)行政许可事项全面推行“不见面”无纸化审批,不再受理线下纸质材料,展会申办事项通过商务部统一平台“展览业管理信息应用”实行全程在线办理,各地商务主管部门对所在地举办的展会项目审核意见通过在线方式办理,不再出具书面审核意见。

此次我们的任务是整建制接管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病区。随着武汉抗击疫情的进展,主战场已逐渐转移至重症病区。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全力救治危重症患者,尽最大努力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然而,武汉市第一医院整个重症病区大楼都是临时改建的,条件不完备,防护物资相对不足。病人群体中老年人,合并高血压、糖尿病者等疾病的患者比例较高,增加了救治难度。再加上我们来自非感染科的队员大多经验不足,穿上防护服又紧张又不舒服,对队员的技术、知识、体能等各个方面都提出了巨大挑战。可以说,我们是从无到有“新建”整个病区而不是“接管”,压力突如其来。

他们是党员,也是丈夫、妻子、父母、子女;他们不是不想守着病危的父亲、产后的妻子、刚出生的孩子;他们只是在小家与大家之间做出了取舍。

一旦发现在一线工作过程中身体不适的,或有特殊情况,或是家里确有困难的,都第一时间安排返回。

疫情过后,心理问题依然会存在。疏导出院的病人,抚慰医务人员,都需要我们在线上、线下做长远、可推广、可普及的规划。

他说:“我也怕被感染,但我必须冲在前面!”

在抗疫一线,党员干部舍生忘死的故事不胜枚举:他们有的没日没夜地连轴转,有的甚至把生命永远定格在抗疫一线。

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关爱一线女性,包括对于她们的个人用品、特殊物品的需求都尽可能满足。

全国支援湖北和武汉医疗队4.26万人,女性医务人员占2/3

在疫情来临时,一大批党员干部挺身而出、舍己为人,用实际行动践行党员的初心使命,为群众筑起一道道坚实防线。

他们中有的虽不能一线冲锋,却依然倾力奉献——

今天是三八国际妇女节,但是此时此刻各行各业的广大妇女同胞还在不同的岗位坚守着,她们有的是在抗疫一线守护着生命,有的是忙着复工复产复耕,还有的是在社区一线巡查、值岗、守哨。向坚守在各个岗位上的广大妇女姐妹们,特别是向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的姐妹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大家辛苦了!

在工作组的基础上,我们又牵头并联合武汉市第一医院与前来支援的10支医疗队,成立了武汉市首个“阳光医院”,通过心理治疗、身心同治,最终实现患者生理、心理、社会功能的完全康复。

2月18日,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圆梦睡眠中心”的基础上,我们成立了“圆梦心理睡眠联合干预工作组”。工作组共有十余人,对患者进行心理干预,为抗疫一线医护人员进行心理减压。

肖明朝: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疗队于2月13日下午7点到达武汉,刚到的那晚,武汉天气寒冷,驻地酒店没有暖气,房间没有热水,还有几大车的物资需要我们自行搬运、整理,忙完这些已经是14日凌晨了。我们很快接到指示,14日下午就要集中收治大量重症患者。我们医疗队队员中真正具备传染病救治经验的并不多,我们原本计划先培训,考核合格后再进入病区,但紧急接到指示后,只能抽调相对有经验的医护人员作为先锋队,进病区开展救治工作。这样一来,我们原本打算队员搭配进舱的计划被打乱,剩下的相对经验不足的队员感觉压力巨大。

整建制休整轮替,安排接续医疗队来接替部分医疗队的工作。目前已经安排了在武汉的56支医疗队和黄冈的2支医疗队进行轮休。

肖明朝:疫情时期,我们的心理咨询方式也有了新的变化。每个医疗队设置了一位联络员,每天收集病人的心理问题,报告病情情况;用微信、电话和病人沟通,再用软件进行评估。我们还招募了后方医院的精神科医生、精神科专业研究生、志愿者等,进行远程心理干预。

“我让他们尽量不出门,如确实需要可到村里领。”在横峰县葛源镇溪畈村,1992年出生的年轻党员徐凯不仅冲在抗疫一线,还动用各方力量购买了1万多只口罩,捐献给县卫健委、妇幼保健院和村里,家里却没有口罩。

从除夕之夜第一批医疗队到达武汉,到目前为止,全国已经有346支医疗队抵达武汉和湖北,与当地的医务人员一起并肩作战。到现在为止,支援武汉和湖北的医疗队达到了4.26万人,其中重症专业的医务人员达到1.9万人,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此外,医疗队还包括呼吸、感染、心内、肾内,包括心理等方面的医务人员。在4.2万医务人员当中,女性医务人员有2.8万人,占到了整个医疗队医务人员的2/3,应当说“巾帼不让须眉”。

睡眠身心健康评估也是阳光医院开展的一项工作。目前,已有1764人接受了评估。其中,确诊新冠肺炎患者513人,医务人员919人,其他人员332人。此外,我们还发动第三方支持。很多时候病人感到抑郁是因为他们觉得被嫌弃了,这时如果能听到亲朋好友的电话、社区街道和单位领导的安慰和鼓励,对他们来说都是莫大的支持。

“我也怕被感染,但我必须冲在前面!”

在永新县,有这样一对党员父女:父亲尹小文是永新县澧田镇双江村村支书,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党员,最近一直没日没夜奋战在抗疫一线;女儿是县人民医院护士,瞒着家人进了隔离病房。

同时,医务人员也承受着超出想象的压力。身处武汉抗击疫情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心理创伤也较大。很多医护人员的状态发生了变化,有人怕,有人闷,有人愁,可能会出现工作耗竭的状态,表现出极度疲劳、自责、冷漠等情绪。而且我们接管的是重症病房,马上开工对于队员的知识积累和技能经验都是很大的挑战。纵使出发前一腔热血,但对病毒的恐惧仍是难免的。

他们虽然年轻,但初心坚如磐石——

他叫金望明,是萍乡市莲花县琴亭镇金家村村支书,十多天来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回到家经常是深夜。村里有一名确诊患者,他不知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但工作不能停下。他叮嘱家人,收拾出一个单独房间,准备一套单独餐具,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吃饭。

瞬间,曾宪荣泪流满面,拨通了仍在一线值守的弟弟电话。

进一步完善补贴发放标准

为医疗队医务人员提供安全的住宿环境,安排专门的车辆保障通勤,使得他们在工作之后安全回到驻地,得到充分的休息。

严格执行政策中的审核监督,要严格登记审核公示等相关程序,加大监督力度,对于违规发放、虚报冒领的,要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在非典以后,很多医院开始重视院感。但这次疫情依然暴露了院感管理不完备的问题,医院应以此为契机,做更大的改变。而且,我们缺少成熟的传染病上报机制,很多医务人员不知道怎么上报。另外,后台会不会处理、能不能抓住敏感问题并及时给出反馈,也成为传染病上报机制有效运行的掣肘因素。

2月16日,我联合各医疗队领队,提出建立一支心理干预小组。这项提议得到了武汉市第一医院陈国华副院长的支持。

曾榆40岁的生日是在医院急诊科的病床上度过的。

许飞已经在隔离病房奋战了10多天。

5天后,两天一夜没合眼的他因过度劳累昏倒了。

结合实际情况,采取更为灵活的排班方式,延长休息时间。

它来自镇里91岁高龄、有着67年党龄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尹圣庆,一生生活节俭。他说:“我从报纸和电视上看到消息,疫区防护物资紧张,我是党员,理应出一份力!”

2月1日,永新县澧田镇收到一笔1万元的特殊党费。

取舍之间见品格,抉择背后是职责。

商务部。(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萍乡市湘东区白竺乡,曾宪荣又在给村民测量体温。

筹集卫生巾、安全裤等生理生活用品驰援女性医务人员,协调推动把女性生理卫生用品纳入到防疫保障用品清单。

肖明朝:患者安全是一个严肃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我们要从身体和心理多方面去深刻理解。从此次疫情患者救治来看,我们对心理干预的重视不够。在医院管理中要加入人文关爱,不光要关心病人,更要关爱医务人员。

他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也是医院隔离普通病房临时党支部书记。春节前,由于连续加班,许飞偏头痛的老毛病又犯了。疫情发生后,他二话不说,只是让爱人送来强力止痛药,吃完继续投入战斗。“在疫情面前,日夜奋战的不止我一个人!”他说。

此外,《通知》要求,各地商务主管部门要加强与展览业重点联系企业联系沟通,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及时掌握并妥善处置企业反馈的困难和有关问题,重大问题要及时上报。要积极协调地方公安、市场监管、卫生健康、财政等有关部门,结合地方疫情防控和展览业工作实际研究出台政策举措,给予展览企业特殊时期政策支持和服务,指导帮扶企业降低损失、渡过难关。

健康报:据了解,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疗队联合其他10支医疗队共同建立了“阳光医院”,为什么会建这样一家医院?

他是定南县龙塘镇的一名干部。大年初二,眼看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已回外地老家过年的他载着一家老小回到镇里,登记来往人员、量体温、劝返疫区人员……

危急时刻显担当。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一大批党员干部和曾宪荣两兄弟一样,舍小家为大家,奔赴抗疫一线。

接到医院慰问电话后,尹小文才知道女儿的去向。他给女儿写了封信,随信一起寄出的还有两枚党徽。

“相比家人,抗疫前线更需要我!”

而对于医务人员,我们则要给他们营造一个更加舒缓的工作氛围。关心要落到细节里——我们会和队员们坦诚地谈心;下雨时,找汽车接他们上下班;在他们过生日的时候给予关怀;对于一些工作强度大的医生,及时让他们休息。有的医疗队医生到了武汉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样的突发事件,我们更要给予充分的关爱。我们还成立了“天使避风港”工作室,在这里,医务人员能接受音乐放松、体感放松、运动放松等多种形式的心理疏导。

轮休和隔离期间,工资津贴绩效正常发放

“对女儿的选择,我既担心又欣慰。”尹小文说,给女儿寄党徽,是肯定也是勉励,在关键时刻她做出了党员应有的选择。

2月2日,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武汉,趁着一丝空隙,江西省第一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员、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主管护师黄琳、胡晶向医疗队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有的省妇联想到湖北省天气比较阴冷,衣服也不容易干,就专门筹集了紫外线消毒干衣盒,内衣内裤放在里面几个小时就消毒,马上干燥。

高强度、高压力的救治工作和病区的高传染风险,对队员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2月14日中午12点,我们紧急召开全体党员大会,成立临时党组织,号召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随后的2小时内,我们就接收了70多位病人。

对于这类病人的疏导、安慰,绝不是站在病人床边喊喊口号那么简单。首先要消除和病人的距离感,让他们信任我们。其次要用专业、通俗的话给病人讲解病情,让他们听得懂,并给予及时心理疏导,帮助病人树立康复的信心。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有着生与死的考验。危难之中,一大批党员干部舍生忘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日夜奋战在抗击疫情的前线。

“你家人没口罩怎么办?”

雨夜,一个披着简陋雨衣的人坐在自家院子里,大口大口地扒着冷饭……

“2003年,我们老年协会参与过抗击‘非典’的战斗。今天,我们再次申请加入战斗!”在南昌市西湖区广润门街道,78岁的街道老年协会党支部书记张春和带领18名老党员主动请战。

开发专业化的网络心理服务平台,提供规范化的心理服务。目前,专门为医务人员开通了11条免费的心理咨询热线,另外还开设了7个网络心理服务平台,24小时为医务人员提供心理服务。

进一步明确一线医务人员的范围。一线医务人员范围的确定以是否直接接触疑似患者、确诊患者为依据,以实际参加现场处置、患者救助的工作情况为依据。临时性工作补助,根据一线医务人员承受风险的不同,补贴标准分为两档。

他和弟弟曾宪春,一个是乡卫生院党支部书记,一个是乡里党员干部。疫情发生后,兄弟俩一直奔走在抗疫一线。而此时,他们的父亲正病危在床。2月1日,曾宪荣刚下班,噩耗传来:“父亲没撑过去!”

疫情是非常好的课堂,但目前医学生还没有参与进来,这种实战场上所见、所感、所悟对医学生的成长是很难得的。疫情结束后,要组织深入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专门为学生开设讲座、病例、培训等课程,让医学生们尽快补上这门课。

对重症救治医疗队,采取增加医疗队人员的办法,新老搭配,延长排班节奏,缩短每个班次的工作时间。

“自疫情抗击以来,让人泪目的故事太多了。”江西省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张伟说,医院党委在1月29日发布《致一附院全体共产党员的倡议书》之后,全院55个党支部共1192名党员主动请战。

他们中有的已年过花甲,但退休不褪党员本色——

他们的事迹感染了身边人——

除湖北以外首次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

在线下诊疗过程中,我们会特别照顾病人的情绪。我们要求,专家组每查看一个病人前,要跟他握手、拉家常。我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病人第一反应是害怕。病人看不到我们的脸,也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就连每天给他开药的医生是男是女,可能都不知道,但如果见面时我们和他们握握手、拉拉家常,就可以减少他们的恐惧感。

《通知》提到,对于已在商务部审批或备案通过且尚未举办的涉外经济技术展览会,因受疫情影响已确定取消或推迟的,展会申办单位可结合各地疫情防控和展会实际,通过商务部统一平台“展览业管理信息应用”以在线报备形式取消办展或调整办展时间,不再限定办理形式和时限要求。

ICU的工作强度比较大,要求年龄偏大的医务工作者不进入ICU参与重症救治的工作。

“此时此刻,在武汉,在疫情最前线,我志愿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黄琳在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道。

在江西抗疫战场上,有这样一群人,为换来群众的平安,用坚守、奉献甚至牺牲,筑起一道道防线。他们,就是战斗在阻击疫情一线的基层党员干部。

制定紧急心理危机的干预指导原则,将一线医务人员列为心理干预的重点人群,针对医护人员可能出现的心理问题提出干预原则和具体措施。

3月7日0时—24时,除湖北以外,其他省份新增确诊病例3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首次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湖北除武汉以外所有地市连续3日无新增确诊病例,武汉当日新增确诊病例降至50例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