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或成为影响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

王鹏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总统大选带来新的变数。短期内,该疫情对现任总统特朗普弊大于利;中期看,则取决于两个核心变量之间的此消彼长——一是特朗普政府能否有效控制疫情;二是民主党候选人能否在选战中对疫情做足文章,譬如将“疫情牌”与“医改牌”结合起来,打造新的话语武器。

最后,从疾病的角度来看,冲动型人格障碍患者、反社会型的人格障碍患者、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偏执型精神障碍患者实施暴力的可能性也会相对高一些。值得注意的是,酒精依赖引起的行为障碍患者实施暴力的可能性也比较高。因为长期饮酒会导致人的控制力减弱、人格改变,变得非常冲动,从而容易实施暴力。

易嘉龙说,如果家暴不幸发生,一定要在第一次家暴时进行反抗,比如收集证据寻求法律帮助,或者先离开施暴者,寻求家人朋友的帮助,否则就是对家暴行为的默许,会变相地强化对方实施家暴的冲动。易嘉龙在门诊中遇到受家暴伤害比较严重的患者,往往在被家暴初期都没有积极应对。

将自己身上所穿着的衣物进行更换,且外套和家居服要分开放置。

该模式在平时是可行的,然而在重大疫情的冲击下,则暴露出效率不足和公民个人费用过高等弊端。譬如最近美国媒体所争论的一个案例:一个年轻人在医疗中心做了几个简单的测试,确认自己没有患新冠肺炎后,第二天便收到了一份3000多美元的账单。这笔相当于人民币2万多元的诊断费,显然是美国普通工薪阶层难以承受的。对此,美国疾控专家指出,公民出于节省金钱的考量可能会给美国防控新冠病毒造成阻碍。

以上种种都是摆在现任总统特朗普面前的严峻问题。相比之下,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所主张的带有一定“社会主义”色彩的医改方案,在美国中下收入阶层看来,可能比特朗普版的方案更有吸引力。对民主党候选人而言,能否在接下来的半年残酷选战里,将“疫情牌”有效转化为“医改牌”,打特朗普政府一个措手不及,或将成为他们扭转选战不利形势的一张王牌。当然,其前提是当下美国政府管控疫情不利,使其进一步蔓延全国,遂成为左右后续选情的核心要素。

根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月24日发布的相关通知,企业受疫情影响可通过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事实上,2003年“非典”时期,携程也采取过上述方式,通过轮岗轮休,保持住了员工队伍的稳定,所以在“非典”过后,相对其他企业,携程的团队也在市场复苏和反弹过程中获得了更大的成长。

当乘坐网约车时,提前电话与司机沟通好上车地点。上车时选择在后排落坐,全程佩戴口罩,打开车窗,让空气流通,除必要的地点交流外,不要与司机攀谈。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尽量保持1米以上距离,多人办公时要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佟新认为,很多家庭暴力发生的原因在于性别不平等,随着女性独立性的提高,有些男性会觉得自己在这些女性面前没有面子,就会用暴力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男性气质,企图通过暴力来控制女性。佟新说,对这些男性的教育也应该引起重视,而不光只针对被害者进行宣教。

就是在给我们的社会做贡献。

即使如此,柯比仍认为必须将该笔金钱物归原主,于是便联系了二手商店,希望店家能帮忙找到沙发的卖家。

找到卖家纽伯瑞后,柯比将现钞装在一个小盒子中,将它带回店内,并亲自还给卖家,纽伯瑞提到,这张沙发是祖父当年留下来的,祖父过世后家人就决定将家具拍卖,但一直都没有发现沙发底座藏了这么大笔现钞。

办公场所如有员工食堂,建议采用分餐进食,避免人员密集就餐。如无食堂,建议自备食物,避免外出就餐或外卖食物。

疫情期间,做好正确的自我防护,

此外,对猜忌心比较强、内心比较敏感的人也应该多一份警惕。一些异性间的正常接触,在猜忌心比较强的人眼里可能就是“出轨”。比如和别人聊了一会儿天,对方就要问聊了多长时间、聊了哪些内容,还要翻看手机,甚至是跟踪。这些敏感多疑的人对这段关系充满了不安全感,伴侣的很多行为都可能会引起他们的不满,由此就会产生暴力行为。

和伴侣交往前期,可以观察和想办法了解对方的家人,如果家人有暴力的行为,一方面由于遗传基因,伴侣控制力可能也会差;另外一方面,从小在暴力环境中长大的人,有比较大的可能性会延续这样的行为模式。

早睡早起:理性面对疫情信息,保持平和心态。

相比之下,中国由政府买单试剂盒、对所有新冠患者实行治疗费用包干的做法更加有效。此外,美国的好医院多为私立医院;美国家庭医生基本上都是个体户。因此一旦美国某市或某州爆发大规模疫情,美国也很难像中国这样调动全国的医疗力量支援抗疫。

此次疫情对携程各业务和部门造成的影响不一,人力资源政策也将动态根据实际业务情况来制定,网传政策不代表携程全员人力资源政策。

工作前清洗双手,时间不少于20秒。

工作期间可适当、适度做一些简便易行的运动。

他和女儿决定将沙发垫掀开,然后才发现坐垫下有一个盒子,里边藏有4.3万元美金,随后柯比立刻联系律师询问,是否该将这笔钱归还,律师则告诉他并没有归还的义务。

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避免用手触摸车上物品,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

正确看待疫情:通过国家权威信息平台获取疫情信息,不信谣,不传谣,不恐慌。

将口罩摘下,并将口罩放在清洁、透气的袋子里,或悬挂在洁净、干燥通风处,对手机和钥匙等下班途中触摸的用品使用75%酒精擦拭消毒。

二手商店的经理梅林对于柯比这样拾金不昧的行为感到相当敬佩,但柯比却认为,他经常在想如果自己捡到钱该怎么办,如今他知道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决定,“我很高兴我能够将这笔钱还给他们”。

3月的春花已经盛开,携程愿与员工携手共渡,共盼春来。

从中期看,即从美国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到2020年大选结束,其变化主要取决于两个变量的相互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内对现任总统特朗普而言,主要体现为负面冲击。原因不难理解:国家出现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人民显然会联系到现任总统的施政,或至少期待、要求他做出很好的表现,以控制疫情;人民不会将此事怪罪到在野党头上。

一是特朗普主导的美国联邦政府如何应对,以及各州政府的应对情况。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上台后奉行逢奥必反政策,即推翻前总统奥巴马的所有施政措施,包括著名的奥巴马医改。其理由是费用过于高昂,将牺牲、损害美国总体的经济活力。因此特朗普更倾向于对企业减税,以此来刺激经济;同时鼓励美国公民通过购买商业保险解决个人医疗问题。

在人员密集场所从业的人员建议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在室内办公的人员建议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戴口罩时保持手部干净,颜色深的一面朝外,拿好两侧系带,挎在耳朵上,挎好后把口罩撑开。双手按压口罩上边的钢丝,使其贴附于鼻梁,能够起到很好的密闭效果。

其次,控制欲比较强的人也可能会有家暴倾向。这些人在工作中追求完美,对下属、同事的控制欲强,如果不按照他的想法行事,就可能发脾气,要求重新做。在家里,这类人可能会对一些细节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如果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做,就可能产生冲动行为。在恋爱相处的初期,如果对方对穿着等生活细节有极强的控制欲,或者对方要求你不能和异性有接触,就要警惕可能对方有暴力倾向。很多家暴就是发生在对方企图控制另一半,但是另一半又受不了这种控制,企图反抗时。

有些人控制力比较差,是由大脑结构异常导致的,比如一般人喝了酒以后,会在酒精影响下导致大脑控制力降低,而有些人没有酒精的影响,控制力也比较差。

要及时用肥皂和流动水洗手,时长不少于20秒。

疫情流行期间尽量不开会、少开会、开短会,可采用视频会议等形式开会。如必须开会,应保持会议室通风,参会人员要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进入会议室前洗手,开会人员间隔至少1米以上。

接待外来人员双方佩戴口罩。

建议每日通风3次,每次不低于15分钟,通风时注意保暖,在能够保证适宜室温的情况下,可持续通风换气。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朱廷劭曾对644位家庭暴力相关者做过调查,结果显示被家暴的个体更容易采取对施暴者服从的策略以避免自己被家暴,因此,他们可能会表现得更为顺从,独立思考和行为的能力受到影响。

疫情期间,楼层不高时尽量步行,如果确需乘坐电梯,尽量选择人少的时候乘坐,并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手指直接接触电梯按钮后,不要直接触碰口、眼、鼻,并及时洗手。

如需要公务外出,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避免在公共场所长时间停留。

首先,情绪控制力比较差的人可能会有家暴倾向。这些人遇到一点小事就会大发脾气,甚至气到身体发抖(常见的如手抖),如果再有一定的冲动性,就很可能实施暴力。暴力行为其实是原始的动物性行为,控制力比较差的人无法抑制这些原始冲动。

自觉接受体温检测,体温正常可入楼工作,若体温超过37.3℃,请勿入楼工作,并回家观察休息,必要时到医院就诊。

当然,受响应国家因疫情影响全面暂停的团队旅游等产品政策的影响,确实部分业务目前处于停滞状态。对于业务量减少严重的部门来说,全员全日工作制已不合时宜,这些部门计划采取与实际工作量相匹配的轮岗轮休工作模式,目前正与员工通过协商的方式征询意见,并非强制执行。随着疫情逐渐向好、业务的恢复,这些部门也将及时调整排班,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

易嘉龙总结说,他在门诊接收的有被家暴经历的心理障碍患者中,肢体暴力反而不是很多,语言暴力和冷暴力更为常见,这也往往是被大家忽略的。易嘉龙建议不要从外表判断对方是否有家暴倾向,很多实施家暴的人文化程度也很高、工作体面、言语文雅,但是回家关上门,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上下班建议步行、骑行或乘坐私家车,如必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要做好个人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