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用户声讨肖文杰的放贷生意分期乐暴力催收、校园贷等问题缠身

编者按:分期乐却在此时陷入舆论的漩涡,在用户投诉声潮中,暴力催收、退款疑云、校园贷成为分期乐的关键词。

公开资料显示,分期乐于2013年在深圳成立,其母公司为乐信集团。目前主要产品为分期乐和借点花,用户只要年满18周岁就可以登陆分期乐官方网站,接受在线购物及分期付款服务。

违规发放校园贷 屡打法律“擦边球”

疫情下暴力催收 深陷退款罗生门

早前,乐信董事长兼CEO肖文杰曾公开透露,坑年轻人,不在他的人生选项里。乐信首席风控官刘华年也曾提到,他、乐信和消费金融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年轻人为了iphone而卖肾这样的新闻从世界上消失。

而就在1月27日,银保监会曾发通知称,受疫情影响失去收入的人群,可以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贷款还款的安排,合理延期还款期限。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类似的问题投诉,分期乐的回复始终都是大同小异,但是客户的投诉最终具体以何种方式处理不得而知。

不仅如此,相关投诉平台中,多位用户投诉称,使用分期乐下单购买机票、火车票后,因疫情无法出行取消订单,出票平台显示已退款,但分期乐的账单并未消除,并且客户始终联系不上。此外,多位用户还反映,分期乐商城出售的产品与实际不符,存质量问题,虚假物流。

该项禁令虽然给高速狂奔的分期乐猛踩了一脚刹车,但是校园贷这块诱人的蛋糕分期乐依然不愿就此放手。

根据分期乐此前发布的《大学生分期消费行为数据报告》显示,分期乐已覆盖全国4000所高校,授信用户达300万,单月销售额突破20亿,市场占有率超过60%。

由于分期乐的分期付款服务对象为年满疫情下用户声讨肖文杰的放贷生意 分期乐暴力催收、校园贷等问题缠身18岁的人群,因此校园市场曾一度成为分期乐的主战场,大学生群体年龄符合且具有一定消费能力。

分析人士认为,分期乐自成立以来却一直被人诟病不断。年轻人虽有市场,但如何合法合规,摒弃暴力催收、退款疑云等问题,还需要肖文杰仔细考量,而这也将注定乐信未来能是否能迈上新的台阶与高度。

脚步不停歇的背后,是业绩上升的回报 ,乐信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乐信营收达32亿元;净利润7.24亿,较去年同期4.47亿增长62%。分期乐等金融服务总收入达1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超5成,比去年同期5.58亿元增长238%。

2019年5月6日,新华社在《禁令之下,校园贷披马甲依然横行》一文中,点名乐信旗下平台“分期乐”违规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据报道,大学生刘星在“分期乐”上明确填写了正在就读的学校和入学时间,已在多个网贷平台负债数万元的他仍顺利地从分期乐平台上成功借款。与此同时,《被电信诈骗收割的大学生:骗子让我去分期乐贷款》一文也在网络上流传。

虽然校园贷曾经是分期乐的“高光时刻”,但2017年5月,中国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