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守隔离点警察警服不是防“疫”服是“安心服”

中新网邢台2月13日电 (张鹏翔 谌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邢台市公安局钢铁北路派出所4位党员民警第一时间进驻隔离观察点,面对从未涉及的领域和躁动不安的隔离人员,他们既是送餐员、又是保洁员,还是心理辅导员。

1月28日,邢台市桥西区根据形势需要决定建立隔离观察点,其中两个就在钢铁北路派出所辖区。为保证隔离观察点安保工作万无一失,派出所决定57岁的刘敬波与55岁的刘海振组合,同为35岁的冯清阳与赵越组合,分别值守一个隔离观察点。从此,隔离观察点有了“老老、少少”这样两组警察守护者。

扮演黛蓝星的小王子,统治您自己的星球!

游戏《Deiland》在Steam上开启免费领取活动,截止至3月23日,游戏多半好评。

三级高级警长刘海振回忆说,“1月28日上午开会,下午4点人员就要到位,而防护物品、工作培训都没到位。当时‘顶上去’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刚到隔离点,“老老少少”压根儿不知道什么是标准房、亲子房、阳光房。被隔离的人员构成成分复杂,最年长的82岁,最年幼的5岁。一日三餐既要保证营养,还要兼顾老人吃软烂的、小孩吃甜香的。

“没有人天生勇敢,遇见危险,人的本能是退避。可咱宣誓入党,穿上警服,就有一份责任。”刘海振说。(完)

冯清阳没有马上离开,他深知此时对方更需要关心与陪护。他耐心地给对方聊了疫情防控方面的知识,又说了些家长里短的体己话,对方的恐慌与压力明显减轻,感激地冲他说,“谢谢你了,警察同志。”

包括驻守的民警,每个隔离点有11位工作人员,负责把每日三餐送达每个房间门口,一小时后再一个不落地把餐余垃圾收回来。饭是定的外卖,“送餐小哥”离着警戒线还有五米远,把饭盒“卸”成一堆。

一天夜里11时多,一名密切接触的隔离人员打电话,说自己不舒服,感觉发烧了,全身发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冯清阳一听,立即跟驻点医生上门对其做进一步检查。“坦白说,当时上去时,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冯清阳笑道,最后检查结果是对方情绪紧张导致的神经官能症,继而引起感官上的病症。

驻守在隔离观察点的警察每天要对隔离点的角角落落进行消毒。邢台市公安局供图 

“焦虑,在所有被隔离者身上都有所表现。轻的,发发牢骚骂骂街就过去了,重的,摔盆子砸镜子的也常见。”民警赵越说,“最可怜有些小家伙儿们,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出去,时间一长就哭就闹,咱心里也怪疼得慌。”

“当初设立隔离观察点的时候,尽管全所的同志都主动报了名请战,但所里最终选择了‘老老少少’这个组合,因为他们都是共产党员。”钢铁北路派出所所长苑立平说,“到现在,‘老老少少’组合已经在隔离点坚守了快半个月,我们也有轮岗替班的计划,可是他们都表示,不要再换人了,到隔离点工作的人越少风险越低。就算将来需要隔离他们4个,也不会影响更多警力。”

在隔离观察点,民警们每日在岗执勤平均16小时以上,凡是进出的人员,全部都要严格登记,定时和医护人员对管控人员和管控区域内的人量体温。穿脱防护服太费事,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在执勤前,民警们往往不敢多吃,也不敢喝水。

冯清阳坦言,被隔离人因情绪发火或发牢骚,大家都能理解,会尽量安抚他们,自己的警察身份也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驻守在隔离观察点的警察在跟隔离人员进行沟通。邢台市公安局供图

论侦查破案、巡逻防控、调解纠纷,“老老少少”组合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好把式”,可值守隔离观察点,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张白纸”。

游戏介绍:《Deiland》是一款单人冒险游戏,拥有多种沙盒元素,如农业、制作和建筑。这是一款宁静的游戏,在一个宛如有生命、会呼吸的小世界里体现了精心制作的视效和令人着迷的叙事,这个世界会根据每个玩家的行动而演变。

“在我们这个点儿上,警察就是旗帜,有他们在,隔离点上上下下就多一份安心。”隔离观察点负责人邢台市桥西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孙凤梧说,隔离点最大的功用是堵塞传染渠道,避免相关人员因失控而成为“传染源”。

驻守在隔离观察点的警察正在执勤。邢台市公安局供图 

“每天我们要清理270公斤左右的各类生活垃圾,隔离点的一片纸、一个矿泉水瓶都不能‘失控’,都是要过秤的。”冯清阳说,平时,他们还负责隔离点120个房间、近3000平方米的消毒、卫生工作。就连开窗换气,也是要求严格的必备工序。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