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商服限购松绑!个人可买不限面积他城会跟进吗

广州商服限购松绑!个人可买、不限面积,他城会跟进吗?

3月3日,广州商服(公寓、商铺、写字楼)物业限购解禁,不再限制最小分割面积,同时可以出售给个人。这是广州在2018年底局部放开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开限购,存在近3年的商办公寓限购政策正式取消。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就表示,无论是公共卫生事件冲击,还是产业链停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是实实在在的命运共同体。各方应借此机会,增强国际社会维护和推进全球化共识,扩大合作,共促发展。

对于此次广州商服物业松绑,在业内人士看来,主要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提升商业的活力。此前因为限购,商服市场大幅降温,而此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餐饮、零售等线下商业遭受打击,导致商服类房租锐减,企业资金压力大,商服交易尤其是大面积商办交易愈发困难。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广州出台这一政策也说明商服类项目库存压力增大,通过放松,客观上刺激了商服物业去库存,有助于相关企业的销售,减少资金压力。同时因为减少最小分割单元的限制,有助于商服类项目的规划,对于后续房企降低开发和销售成本创造了条件。

一直以来,对全球化的讨论从不缺乏质疑之声。但总体而言,大部分人都同意,它符合经济规律和各方利益,同时也带来一些麻烦和挑战。

据悉,早在2017年的楼市调控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多个城市落地了商办类项目的调控政策。

尤其是中国近年来融入世界的程度越来越深。2018年,中国GDP、贸易总额占世界总量的比重分别高达15.9%和11.8%。

而广州今天出台的政策,则是对商服类项目的进一步松绑。“这次政策是在2018年政策的基础上,将不限售的商服类项目范围扩大,相当于全面解禁,而且可以卖给个人,也没有最小面积规定。”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称。这也意味着广州“3·30”政策之后的商服产品销售不再被限制。

如今各方正努力探索全球化新路径,如中方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就是一个覆盖面广、包容性强的新型发展倡议,旨在打造开放式国际合作平台,并致力于实现全球化再平衡,助推解决全球发展失衡问题。而面对疫情威胁,合作也仍是当今世界主流声音。

这场战“疫”已到了关键时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当前最需要的是各方同心协力、同舟共济,最不需要的是过度反应、落井下石,甚至幸灾乐祸。至于“新冠肺炎是压倒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这种说法,有专家用一句话回应:各扫门前雪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完)

“广州商服项目的松绑,肯定有利于市场活跃。”张大伟也认为,从整体看,这次政策更有利于持有此类型土地储备的企业解套。对于部分企业来说,可以加快项目的流动性。同时,广州此举有利于解决商服项目存量多的问题,逐渐消化库存。

一方面,全球化提升了世界范围内资源配置效率和生产力发展;另一方面,其带来的发展不平衡、收入分配不均等问题正日益加剧。

新冠病毒已成为全人类的敌人,任何一个国家和个体关起门来都绝无独善其身之可能。

他们声称,中国抗“疫”对全球供应链的溢出效应,证明了全球化不可靠;他们断言,全球化从现在起将“彻底刹车”;他们鼓吹,这场疫情会加速各方“脱钩”。他们想多了吗?

正如中国外交部所说,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已高度融合,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是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疫情当前,帮助中国就是帮助世界。

因为政策过于严格,随后广州商服物业交易量大幅下挫。据易居研究院《中国百城商业地产报告》显示,在2017年3月之前的12个月中,广州商服类物业月均成交约为16万平方米。而在商服类物业收紧政策出台后的12个月中,月均成交跌至4万平方米。

自政策发布以来,与广州一样,北京商办项目交易量也步入冰封。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3月26日开始,北京针对商办限购执行的两年内,网签只有6550套,成交量暴跌94%,而在北京商办市场成交冷清的同时,价格也下跌超过40%。

业内:有助于提升疫情下商业地产活力

限购城市商办市场萧条、量价齐跌

从目前来看,全国商服(多个城市称为“商办”)类的限购,主要体现在限制最小分割单元、限定销售对象、限制购买商办申请贷款。比如,广州此前是限定最小分割单元为300平方米、销售对象为法人单位。

不可否认,全球化并不完美,但如果把困扰世界的难题都简单归咎于它,继而喊出“脱钩”,这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据悉,早在2017年,广州“3·30”政策限制了商服类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建设、销售、使用。当时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改变为居住用途,而且最小分割单元不得低于300平方米,销售对象为法人单位。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直言,此次疫情是对政治团结、金融团结和科学团结的考验,现在“需要团结起来对抗一个不分国界的共同敌人,确保我们拥有必要的资源来终结疫情,把我们最好的科学带到最前沿,为共同的问题寻找共同的答案”。

历史潮流浩浩汤汤,尽管会出现回头浪,会遇到险滩暗礁,但其“青山遮不住”,奔腾向前之势任谁也难阻挡。相对“退潮”之说,此次疫情更像是一场“压力测试”。

长期以来,各国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汇聚成世界经济海洋。疫情来袭,是“脱钩”“刹车”,让各司其职、协同配合的逻辑就此打住,还是通力合作、共克时艰,继续将蛋糕做大?相信明眼人心里都有答案。

不过,在广州“3·30”政策执行一年多后,商服类物业销售对象出现局部放开。2018年底,广州市国规委在官方网站上挂出了《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关于完善商服类房地产项目销售管理的意见》。文件规定,2017年3月30日前土地出让成交的房地产项目,其商服类物业不再限定销售对象,但是个人购买商服类物业取得不动产证满2年后方可转让。

作为商办限购政策最为严格的北京,至今限购政策已执行将近3年。2017年3月26日,北京要求商办项目不得擅自改变为居住等用途,最小分割单元不得低于500平方米;暂停为个人购买商办类项目贷款,新建商办项目不能销售给个人;而且二手商办类项目出售给个人的,需要个人名下在京无房和商办类房产记录,并连续五年缴社保或纳税。

事实上,全球化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本就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必然结果。

全球的问题始终要靠全球解决。一遇到风浪就退回港湾中,便永远无法到达彼岸。经济如是,战“疫”亦如是。

近期,包括霍尼韦尔、福特等美企在内的许多外资企业表示,相信中国将继续保持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疫情没有影响他们在中国投资经营的决心和信心。飞利浦、西门子等跨国医疗器械企业也纷纷行动起来,通过调配设备、开设专线等方式及时响应中国相关医院需求,帮助中国抗击疫情。

对此,张大伟称,几个商办物业严格限购的城市,过去几年市场非常萧条,量价齐跌。而此前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广州逐渐盘活商服存量外,其他城市并未看到放松的苗头。

此后,2019年7月,广州商服类项目再次得以盘活。在广州下发的《广州市商业、商务办公等存量用房改造租赁住房工作指导意见》中提出,已建成、已办理土地有偿使用手续或已办理初始登记的商业及商业办公混合等类型的非住宅存量用房,可按规定改建为租赁住房。

这个世界上对全球化再不满的人,都无法否认一件事:环球同此凉热已是既成事实。

“如果我们在经济上脱钩,又怎么可能联合应对共同的敌人,例如核扩散、气候变化、全球流行病或任何其它对全球稳定的威胁。”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在2019创新经济论坛上的一番话,现在看来颇具前瞻性。

作为第一个对商服限购放松城市的广州,严跃进认为,其释放了非常强的信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对其他城市都有较为积极的借鉴作用,而其他商办限购的城市能否跟进目前还无法判断。不过,也有业内人士乐观地认为,后续会有城市跟进。

广州取消商服限购 此前已有逐步放宽迹象

3月3日,广州市在发布的《广州市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若干措施的通知》第31条中明确,商服类项目未完成规划报建手续的不再限定最小分割单元;且商服类项目不再限定销售对象,已确权登记的不再限定转让对象。此举的目的在于优化商服类项目建设和销售管理。

“中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实际上远超自身体量。”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指出,这一影响力还体现在中国居于全球供应链核心节点。德国一家咨询公司进行的调查显示,该国近三分之一企业已遭遇到供应商停工问题。

解决随全球化出现的问题,出路不在“倒车”,而在“前进”。

在上述局部松绑政策之后,市场成交量便迅速恢复。“3·30”政策之前的产品存量问题得到解决。

在业内人士看来,广州放开商服限购,意在提升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商业地产的活力。而作为首个商服限购解禁城市的广州,对其他城市也有借鉴作用。此举不仅客观上刺激了商办物业去库存,对于部分企业来说,也可以加快项目的流动性,缓解资金压力。

从“全球化让每个国家都受制于人”,到“全球化加速病毒传播”,这场疫情还让全球化背了不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