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遥首批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好消息!平遥县首批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2月4日,平遥县传来好消息:在晋中市传染病医院,平遥县首批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治愈出院。上午11点左右,2名梁姓患者经过一周的治疗后,成功治愈,走出了晋中市传染病医院的隔离区。

2017年的时候就采访过ZStack的客户,当时是找钢网、滴滴、饿了么。日前又跟随ZStack拜访了几位客户,有此时此地、旭阳集团、影子科技、铜陵电信、恩施广电、福职院等,覆盖智慧交通、工业互联网、智慧农业、智慧政务、智慧城市、智慧校园6大产业互联网领域。

产品化思路决定了合作形式的多样性,可OEM、可转售、可集成,比项目型云厂商有了更多抵达客户的通路。这也是ZStack成功的第二要素,当然本质上还是因为产品化。

迈克尔·瑞安在对话会结束后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表示,来自全球各地的世卫组织专家已陆续抵达中国,随即将与中国国家卫健委和疾控中心等主管部门密切合作开展工作。“这支专家团队的任务在于深入了解中国的情况,包括了解中国已经采取的措施,并且帮助中国科学家和国际科学界之间建立合作。”迈克尔·瑞安表示,目前世卫组织专家组入华的进展一切顺利。

比如,第一次采访都是互联网企业,这一次各行各业都有。实际上,这与当下产业互联网的大时代背景是贴合的。众所周知,近两年产业互联网的大潮才刚刚开启,各大云服务商的聚焦点也都转向了产业互联网,ZStack不例外,并且走的很快。

钟南山表示,相关部门对一些已经康复的病人仍然采取了留院隔离的措施,因为他们不想冒风险。“他们不知道这些已经康复的病人是否还会再次感染,所以出院率目前看起来并不高。”

如果给这500多家客户归归类,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

简单回顾下ZStack产品发展历程。

两次集中采访,有很多显而易见的不同,也有很多相同之处。

他强调,中国已经表明了其具有强有力的公共卫生和科研体系及疫苗研发能力。“国际社会应该做的是改变那些没有助益的叙事,更好地与中国携手共同战胜病毒。”

2016年,ZStack 1.0发布,此后每一两个月迭代一次,至今已发布20多个版本。

数字化转型全面提速,产业互联网时代加速到来。作为新一代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云平台的作用毋庸置疑,市场前景广阔。这是大背景,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对ZStack发展十分有利的支撑点。

“初心还要在,我们还是在创业期。”肖昉(ZStack合伙人&销售副总裁)。

至于相同点,无论是两年前还是现在,尽管不同产业的不同客户,在业务和IT背景方面都各有差异,然而他们都有相同的诉求与成果——一方面通过ZStack云平台实现了IT上云,另一方面也将自身的产业互联网能力输出到整个行业。而在此过程中,ZStack云平台简单易用的优异特性做到了帮助客户实现不同途径的上云,实实在在地降低了云计算门槛,让每一家企业都拥有了自己的云。

青海农信,某厂商派了3个团队,包括了计算、存储等不同模块,花了两周时间,而ZStack只去了两个人,两天就部署完了,功能还更多。这样的选择题想必不难抉择。

广东省某高速公路项目,在不同地域部署了107套ZStack,需要1个月内完成工勘和实施,以传统方式部署要么大量堆人,要么超期,毕竟一个点就要一组人一个月的时间。而ZStack原厂只派遣了三名实施工程师,在广东多家通过ZStack中级认证培训的合作伙伴协助下,一个月内如期完工。

事实上,随着越来越多的标杆项目落地,ZStack的品牌影响力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比如在华北区域,现在很多场合与ZStack同台竞争的已经是一线云计算公司。

不过他承认,目前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还有很多未知。他说道:“我们还不知道病毒为何有如此大的传染性,这是最大的问题。”

记得第一次采访ZStack创始人兼CEO张鑫时,他就谈到了对云计算发展趋势的三个判断,其一、私有云从项目型转向产品型;其二、未来是混合云的天下;其三、今后的应用系统建设一定是像智能手机一样简单。ZStack的战略定位也是基于以上洞察决定的。

到目前为止,ZStack整体公司人员规模还不到200人,交付实施团队更是不到30人。靠什么支撑每年几百个客户,且越来越快速的增长?答案就是合作伙伴。

毫无疑问,ZStack的产品化理念正受到越来越客户的认可。业绩增速就是最好的体现,ZStack 2019年业绩是2018年的3.5倍左右,在to B类公司中堪称优异。

“非典”期间曾在亚洲工作的传染病学专家、英国惠康基金会主席杰里米·法勒(Jeremy Farrar)博士指出,从“非典”至今,中国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改革,包括设立疾控中心等,使得中国的公共卫生领域专业水平上了一个台阶。

事实上,这是和众多ZStack客户交流后得到最多的反馈,也是ZStack能在三四线城市实现业务快速扩展的根本原因。如鑫总所说,一线城市科技型或者金融企业的技术能力已经达到欧美同等型公司的能力,而中西部客户的IT能力和认知还处于早期,急需简单不复杂的云产品,ZStack的低上云和使用门槛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世界各国正在与中国紧密合作,中国也在和世界合作,我们想要看到的是,涉及药物和疫苗的合作能够‘跑赢’病毒。”迈克尔·瑞安表示。(完)

钟南山对于此次疫情发生早期的预警不及时做出表态。他说道:“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协同协作,我们就能够更早地发现‘人传人’。”

2017年,ZStack联合阿里云战略发布“打通数据面的无缝混合云”。

投入的人力少,花费的时间还少,ZStack凭什么能做到?答案正是“产品化”三个字。产品化意味着标准化,一个最直观、最简单的类比就是Windows操作系统,简单学习后,大家都会用。

钟南山同时指出,武汉地方政府和卫生部门没有在疫情发生早期采取足够的措施,应当为此承担责任。“他们没有把工作做好。”钟南山表示。

其一,国产化。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与应用白皮书》,提出到2023年我国政府和企业上云率将超过60%,全栈自主可控云计算平台将成为政府和大型企业的主流IT基础设施。

比如,就行业维度而言,ZStack在泛政府行业应用最多,占到将近一半,包括厅局委办、能源交通等,其次是制造、教育等行业,这些客户对稳定性、运维简便性的要求较高,ZStack无疑是非常好的选择。第三是金融业,这类客户主要是对VMware的替代,在早前发布的ZStack3.6.0版本中,就推出支持客户从任意基于KVM的云平台V2V在线迁移云主机至ZStack云平台。

其中,云合作伙伴包括:公有云及云服务提供商(IDC)、行业云合作伙伴;生态资源合作伙伴包括:运营商合作伙伴、服务器硬件合作伙伴、第三方软件合作伙伴;销售服务类型的合作伙伴包括:总代理和分销商、系统集成商、服务商及外包服务提供商。

“任何政府与它的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最终都是关于前者如何保护后者,我确信中国政府正在执行这一契约,保护中国人民。”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认为,外界当前围绕中国抗击疫情的一些“修辞”完全无助于解决问题。

其他的不确定性还包括新型冠状病毒能否通过粪便传播,是否有“超级传播者”等等。

“为了保护他人和世界的健康,中国政府和人民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全世界应当对此予以感激。”他说,尤其要致敬的是中国医护人员的勇气和敬业,“在高度危险的病毒面前,他们展现出了非凡的专业精神。”

据肖昉介绍,当前ZStack有95%的业务都是由合作伙伴来完成的。ZStack不用线性扩容部署交付团队的秘密正在于此,赋能合作伙伴,把服务交给合作伙伴做,双方获利,进而形成良好的互动和合作机制。

5年后,越来越多企业变的理性,企业充分了解云计算的作用是来解决企业IT架构的缺陷、提升工作效率、提高业务稳定性和降低资源投入,大家也不再盲目追求市场上炒作的所谓“事实标准”,而选择自己看的懂的、用的好的云产品,好用才是硬道理。云计算也不是企业IT追求的目的,而是一个工具,利用云计算工具去构建企业数字化平台的基础。

“中国为遏制疫情发展已经采取了大量有力的措施,对此我们必须对中国表示感谢。”德国联邦疾病防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韦勒院士(Prof. Dr. Lothar H. Wieler)表示,中国社会正因疫情承担着巨大压力,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他指出,中国采取的有效举措为遏制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做出了贡献。

所以,ZStack成功的第一要素是产品化。

钟南山表示,做出上述预测是基于现有的数学模型,近期的疫情情况,以及政府所采取的措施。

好的产品跨越了国界,未来令人期待!

目前,各方合作伙伴还在不断增加中。一个庞大的合作伙伴体系正在有序构建中。

全球化的产品公司有很多,微软、VMware都是,再过几年ZStack也许就是下一个。让我们拭目以待!

立志做一家产品化公司的愿景,ZStack已经基本实现了。2019年ZStack落地澳大利亚最大运营商,全球销售范围达10个国家和地区。据悉,很快会有第一批海外朋友自费来ZStack总部培训。而为了更好地满足这些海外用户对ZStack的使用需求,ZStack还提供了英文版的产品及文档。

下面本文从产品、客户、生态等几个维度来分别剖析一下为什么ZStack能够成功,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可能性。

钟南山表示在此次疫情中,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比SARS期间更加有力,比如在透明性和与世卫组织的合作方面做得更好。他还呼吁政府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比如终结野生动物市场交易,在卫生技术方面进行更多的国际合作,提升疾控中心的运营能力,以及建立潜在流行病的全球预警系统。

从区域维度看,北方区域泛政府项目比较多,东区和南区市场更活跃,来源非泛政府项目比较多。

“在为世界赢得应对疫情的时间上,中国在过去数周所采取的介入措施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令我们能够去减少最坏情况的影响。”杰里米·法勒表示。

在ZStack内部有一个略带自嘲的市场策略,叫“农村包围城市”,当然此农村非真的农村,而是指三到六级城市,这也是ZStack当前客户的集中所在地。至于原因,一二线城市除了测产品还要看品牌,三线往下对品牌关注度则没那么强,产品好就有很大概率胜出。

其二,产品化特性。如ZStack联合创始人&COO尤永康所说,5年前大部分企业上云是盲目的,很多是为了上云而上云,对云计算的认识和理解有限,很容易被市场上做云计算的公司忽悠。往往是建设了一朵云,看似提升了效率,但是又花了好多人力物力来维护云平台本身,甚至云平台中一部分资源发生故障可能会影响整个应用业务的服务,而企业的IT人员只能束手无策的等待厂商的救援。

26岁的梁某(男)和46岁的梁某(女)均是平遥县人,常年在武汉工作,分别于2020年1月20日、1月22日乘火车回乡过年,1月25日发病,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随后及时转入晋中市传染病医院进行救治。目前,各项指标均达到治愈标准,成为晋中市首批成功治愈出院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总台央视记者 胡晓冬)

2018年年底采访鑫总的时候,他透露的数字是这一年企业版新增客户200家。而就在前几天再访鑫总的时候得知,截至目前,ZStack企业版客户数量已突破500家,如果加上社区版用户,目前已经有上千家用户选择了ZStack,覆盖10多个行业。从产品端转向市场端短短三年时间,ZStack坚守做产品的初心,越走越顺、越走越快,增长速度堪比火箭。

今天来看,时势已经验证了这些观点。就产品导向而言,客户数量猛增但团队规模一直保持稳定的ZStack就是最好的证明。拿混合云来说,IDC今年发布的全球云市场2019年十大预测中提到,到2024年,90%的全球1000强组织将建立多云管理的战略。至于第三点,SaaS的高歌猛进是最好的诠释。

从私有云到混合云,从核心到边缘,从纯软到软硬一体化解决方案,从管底层资源到对接PaaS……ZStack始终聚焦IaaS层,每年都有大量的产品功能延伸。如果只看表面,与其它云平台厂商无异,但如果加上产品化这一理念,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举两个例子:

应该说,我算的上最早一批接触ZStack的媒体人,第一次那是2017年年初,契机是阿里云战略投资ZStack。到现在三年过去,大大小小参加了很多场ZStack的各种活动,有客户采访、有产品发布、有融资宣讲,跟ZStack的管理层聊了很多次,一路见证了ZStack的发展壮大。

“我和在场的许多人一样,都想向中国在抗击疫情过程中正在开展的艰苦卓绝的工作致敬。”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表示,国际社会应该对中国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展现出团结,并对中国所做的工作给予应有的肯定。

今年,为进一步完善生态机制,ZStack完整提出了三种合作模式,即OEM合作、认证合作、集成合作,并在全国开展了十场产品渠道巡展。

好的产品魅力无限,跨越了国界!源自中国人自研的云计算架构和产品——ZStack,不期然赢得了海外用户的青睐。究其背后原因,简单上云、简单使用、简单运维是全球企业用户共同的诉求,产品化的ZStack真真切切帮助全球企业用户降低了云计算门槛,让每一家企业都拥有自己的云,ZStack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