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爷子90了零下30度冰河里游泳跟玩儿似的!

体育广角镜 丨 零下三十度“潇洒”依旧:90岁的冬泳“扫地僧”

这口气听起来似乎和每一个“沉迷”保健的大爷大妈没什么不同。但如同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解占生的“实力”总能在不经意间显露。

“每年全国各地的爱好者都会来。因为这里温度太低,一般他们都不太适应,经常有下去上不来的,我就帮帮他们,也招待了不少朋友。冬天游完了在屋里烤烤火,唠唠嗑啥的,接触些人,交交朋友,心情舒畅。”

如果说那时的幸福在于带着儿女一起玩乐,那解占生后来的快乐,则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心头好”。

深化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造福两国人民。独行快,众行远。在合作中谋求共赢,让两国务实合作更多地惠及民生,这是中缅经贸合作的大方向,也是经济全球化深度推进的客观需要。2018年9月9日,两国签署政府间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此次习近平主席访问缅甸期间,两国领导人将对中缅合作作出新规划,推动中缅经济走廊由概念规划转入实质建设,实现走廊三端支撑和互联互通重大项目积极进展。

“有一次我刚游完泳,在岸边晒太阳,上游有个老太太跳河。那边人一喊,我就跳到水里把她拽到岸边。”解占生回忆起此前的一次救人经历:“她也挺胖,我拽不动,后来几个人帮着把老太太拽上岸。救上来后她跟我说,做饭挺累的,不想做饭了。”

不仅“感觉挺好”,“上了瘾”的解占生自那以后就成了队伍里的“排头兵”:“那时候冬泳的人没有工具,刨冰之类都整不了。我以前年轻时打过渔,会一些,我就带着自己的工具告诉他们怎么刨。从那以后二十多年,不管冬夏,几乎每天都下水。”

“我记得还有几次,一次是个老太太来这边串门,带着两个十几岁孩子。在河边玩,两个小孩都落水淹死了,我们帮着捞,几天过后才捞上来。还有一次,一个外地小伙子来考驾照,下水玩也没了,捞了好几天才找到。其实淹人的地方都是深水,危险区。但是既然找到我了,我能去就去呗,多少能帮点忙。”

“还有一次也是我在游泳,一个老太太跳河。上游的人骑自行车来叫我们,我就跑过去把她捞上来。那时候已经昏迷了,正好过来一个人,可能是大夫,做了半天心肺复苏,还真救过来了。”说到这,他不无骄傲嘿嘿乐了起来,补充说:“这时候我有八十五、六吧,之前那次也就八十出头。”

说起这所有的一切,解占生都思绪清晰,语速也不慢。唯一让人觉得他还是一个90岁老人的,只是他在谈话开始时的道歉——“我看到你发的短信,但是我也不会回啊。”

尽管年事已高,他身上保留着的侠义感、江湖气,丝毫不比年轻人少——虽然他不在江湖,却又可以在几乎所有的江湖传说中找到他的影子。不过,这位早就过了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有着自己的小烦恼——

而记忆被拉回到冬泳,老人说,这么多年冬泳,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冬天,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冬泳爱好者来到这里。老人与他们一同游泳、交流,交了不少朋友。

共叙“胞波”情,同谱新华章。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新年贺词中就曾说过:“我们愿同世界各国人民携起手来,积极共建‘一带一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创造人类美好未来而不懈努力。”习近平主席即将对缅甸进行的国事访问,就是“为创造人类美好未来而不懈努力”的生动诠释。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此次访问必将推动中缅关系迈上更高水平,在中缅友好交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秦希)

当被问到这些年有关游泳印象最深的事,解占生的回答很简单,却足够震撼:“每年都能从水里捞上来十个八个的。”

说到这,解占生大笑:“他们没有任何反对,因为他们知道我喜欢这个,而且要是没有冬泳,说不定早就没我了。”说完又笑了起来。

解占生和各地冬泳爱好者。供图

解占生老人。受访者供图

而当被问到冬泳和夏天游泳的感受有什么区别,解占生干脆说道:“没什么区别!只是冬天这个温度,你下水时需要有点毅力。”而在90岁高龄依旧坚持冬泳,在外人看来,哪怕自己没问题,家人多少会有些顾忌。

“退休以后,先是打了一年工,那时候秋天到了,听说河东那边还有游泳的,但当时要上班走不开,挺着急的。”解占生慢慢回忆起了第一次冬泳下水前的小插曲。

“亲望亲好,邻望邻好。”中缅地理相邻、文化相通、民族相融,2000多公里长的边界线将两国紧密联系起来。1950年6月8日,两国正式建交。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重要的投资来源国之一。截至2019年7月,中国对缅累计投资额占缅甸吸引外资总额的25%以上。习近平主席此次访问缅甸,将开启中缅关系新时代,推动中缅关系迈上更高水平。

扩大人文交往,夯实中缅友好的民意基础。“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中缅人民之间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2017年至2019年,两国政府互办文化活动,每年派出文化互访团组接近50个。2018年底,中国成为缅甸第一大游客来源国。习近平主席此次访问缅甸期间,还将与缅方主要领导人共同出席中缅建交7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暨中缅文化旅游年启动仪式等活动,进一步夯实两国友好的民意基础。

高龄和极寒,这两个在他身上最为明显的标签,被老爷子短短两句话就“化于无形”,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因为他对游泳的热爱始终相随。

构建澜湄命运共同体,开启中缅关系新时代。自古以来,中缅两国人民就以“胞波”(兄弟)相称。当前,两国政治上高度互信,国际地区问题上密切配合。访缅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出席温敏总统举行的一系列国事活动,同昂山素季国务资政会谈,出席双边合作文件交换仪式和昂山素季举行的小范围宴会,会见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与缅甸议会和政党领导人交流,在总结历史经验基础上规划今后发展蓝图,开启中缅关系新时代。

没来得及搭话,他又继续说了下去:“有些时候,也不总是这么幸运。”

紧接着他又“安利”起了冬泳:“(冬天)从水里出来以后,就觉得浑身特别舒服,浑身血液流通都顺畅了。”他还说,自己此前患有偏头痛,腿部静脉曲张“有鸡蛋大小的鼓起,医生建议手术”,这些慢性疾病在他坚持冬泳以后,症状都逐渐消除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0日电(李赫)2019年底,冷空气抓住这一年最后的时间,掀起一波寒潮,北方多地迎来了一年、甚至是几年内最冷的几天。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温度已经远远低于零下30度。但旁人看起来有些扎眼的数字,压根不会影响解占生日常的冬泳计划——哪怕他已经90岁高龄。

“我天天游,零下30度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因为虽然外头温度零下二、三十度,但水温基本都是零度左右,最低也就零下3度”、“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73的,剩下的也就五六十岁。”

冬泳中的解占生。受访者供图

说起第一次下水的经历,解占生当时没有犹豫或害怕:“因为我喜欢水,之前也游了20多年了,而且其实从夏到冬都在水里游,水温一点点下降,身体也一点点适应了。”

转年,真正闲下来的解占生终于“闲不住”了。“(退休)第二年我就去了,当时11月初左右,河里结了冰碴,往年这时候我就不游了。那次几个人在河里游,还让我试试,我就试着游了一下,感觉挺好。”

“现在体重200多斤,太胖了不敢吃啊!”。(完)

如今冬泳是解占生最大的爱好。

“现在我每天都去游,夏天游完了晒晒太阳,冬天从水里出来在岸边跑跑,挺好。我一般坐车去,走路回来,一天8600步。”解占生说,游泳如今已成了他的日常,而在结冰期超过半年的海拉尔,冬泳更是成了他如吃饭睡觉一般的生活习惯:“要不然在家里有啥意思,我又不打牌,没啥别的爱好。过去喜欢看武侠小说,金庸、梁羽生、古龙什么的都看过,现在也就看看电视。”

“我小时候住满洲里,那没有河。后来工作转到了海拉尔,刚好门前就是河。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我们天天在河里游泳。”解占生这样回忆起最初“下水”的经历,“那时一开春就带着孩子游,提前把被窝准备好,游完了回家直接钻被窝。游到河里结冰碴就不游了。”如今回忆旧事,老人依旧止不住满脸笑意。

他所说的“捞上来”,指的就是打捞落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