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试点交通事故赔偿城乡统一同命不同价有望终结

多地试点交通事故人身赔偿城乡统一,“同命不同价”有望终结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在此次调研的快递行业中,我们共计回收了 115 份快递员的问卷。”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研究员郝正新说,其中 43%的快递员表示签订过书面的劳动合同,有 13%的快递员签订了劳务协议,有 10%的快递员与快递公司签订了承包协议,还有 27%的快递员没有签订任何书面的合同,另外有 6%的快递员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有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

自试点以来,各地首例“同命同价”机动车交通事故案已经陆续作出判决,受害者获赔数额相比此前可提高近3倍。

陕西、湖南出台试行意见,统一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同一场交通事故,受害人因户口不同而获得的死亡赔偿费相差巨大。

澎湃新闻注意到,对比上述各地意见,连云港中院发布的通知,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等也予以进一步明确:住院伙食补助费赔偿标准为40元/天;营养费赔偿标准为30元/天;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情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长期被人诟病的人身损害赔偿“同命不同价”现象未来有望终结。陕西、湖南等地法院今年先后出台试行意见,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统一适用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开展试点工作。

“以统一标准确定伤残赔偿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法律对生命的同等尊重和保护。”该案主审法官曹世华说,如果按照原有标准,城镇户口获得赔偿标准约为农村户口获得赔偿标准的约2.6倍,郭某获得的伤残赔偿金数额仅为28186元。

根据陕西省的试行意见,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将不再区分受害人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收入来源等因素,其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统一按照陕西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被扶养人生活费统一按照陕西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

除陕西、湖南等省份在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统一赔偿标准以外,安徽、江苏、贵州等省份进行了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的试点工作。

此后,湖南法院也开展相关试点工作。12月5日,湖南郴州中院出台试行意见,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统一适用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开展试点工作。后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复同意,从12月9日起,郴州两级法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将统一适用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统一裁判标准。

12月18日,以北京地区外卖、快递、同城速递为调查对象的《非正规就业者工伤权益保障情况调查研究报告》在北京义联社会工作事务所主办的非正规就业工伤保障问题研讨会上公布。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2月11日,湖南郴州市永兴法院作出湖南首例“同命同价”的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判决。

12月1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请示获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复,同意长沙市两级法院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开展统一适用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试点。试点工作启动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统一适用湖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被扶养人生活费统一适用湖南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乔庆梅认为,工伤保险制度的核心在于保护劳动者权益与分担企业风险,非正规就业者的工伤保障是制度问题而非技术问题。她建议说:“创新现有工伤保险制度,突破以劳动关系为标准来判定是否应该参加工伤保险的现行做法,为各种工作形式的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工作伤害保障。”

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黄乐平表示,在“互联网+”的新经济形态下,快递、外卖众包和外包的用工模式十分普遍,特别是众包下的外卖骑手工作时间更为自由灵活,劳动关系较为模糊。这些新用工模式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用工特点,传统的劳动法难以对此进行调整,而以劳动关系存在为基础构建的工伤认定程序也就不能为众多灵活就业者提供有效的制度安排,这凸显出我国工伤保险制度急需进一步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劳动保护措施的来源主要依靠劳动者自己,平台或公司很少提供。受访者中,65%的受访者的劳保措施主要是自己准备,只有 23%的受访者回答说大部分劳保措施是公司提供的,另外还有 12%的受访者表示基本没有配备相关的劳保措施。

按照我国的传统劳动法理论,工伤保险的享有以劳动关系的存在为前提和基础,如果没有劳动关系,劳动者即便在工作中受到伤害,也难以享受工伤待遇。因此,在快递、外卖等行业普遍采用劳务关系、承包关系等用工方式背景下,这些行业的不少劳动者难以被认定与平台或所在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进而也就难以享受工伤待遇。

“统一城乡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既维护了宪法权威,又实现了城乡居民平等保护,改变以前对不同户籍的居民判决赔偿数额差距过大的情况,真正实现城乡居民人身权利的平等保护,促进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同时通过新的司法规则来教育引导广大群众在日常生活中守法守规,谨慎行事,避免因自身的过错行为损害他人的人身权利,从而减少类似纠纷的发生。”孙玉说。

12月4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连云港全市法院在审理本市城乡居民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时,将统一适用赔偿标准,不再区分受害人的户籍性质以及在本市范围内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统一按照江苏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

菲律宾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地震频发。据菲火山地震研究所统计,该国每年有100至150次有感地震发生。

差异源于立法。2004年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开始施行,对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以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进行了城乡区分。在人身损害赔偿领域,由此产生的“同命不同价”的现象长期为大众诟病。

安徽、江苏、贵州等多地试点人身损害赔偿城乡统一

2019年4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明确提出“改革人身损害赔偿制度,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

12月13日,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出《关于统一全市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通知》,从2020年元旦起,盐城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不再区分受害人的户籍性质,实现城乡居民“同命同价”。

永兴法院经审理查明,2019年3月,原告郭某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搭乘邓某在永兴县银都大道橙乡路誉诚桃源路段与相对方驶来左转弯行驶的由被告人许某驾驶的小轿车相撞,造成原告郭某、邓某(另案处理)受伤,两车受损。郭某受伤后被送医治疗,经诊断为右股骨中断闭合性横性骨折、鼻骨骨折等。经鉴定,郭某构成拾级伤残,邓某构成玖级伤残。

12月16日,安徽各级法院正式启动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不再区分受害人的户籍性质,统一适用赔偿标准。

受此次地震影响最大的菲律宾南达沃省政府当日证实,除4名遇难者外,地震还造成了数十人受伤,当地有关部门正全面展开救灾工作。目前南达沃省以及达沃市等多地均已宣布大中小学16日停课。

快递员、外卖员、“闪送”员,这些通过互联网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劳动者,不仅队伍正在不断壮大,与普通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密切。然而,一项调查显示,这一群体的劳动权益保护有待完善,尤其是在工伤待遇方面。

“同命同价”案例宣判,受害者获赔数额提高近3倍

11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制定《关于在全省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统一适用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意见(试行)》,并于12月1日起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工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继陕西省率先统一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后,安徽、江苏、贵州等地也相继开展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的试点工作。

工伤待遇享受不易,但工作中面临的风险却不小。调查发现,受访者面临的事故风险中,交通事故成为首要的事故因素,占比 87%,“第三人人身伤害”和“其他意外事故”占比相同,均为 37%,成为并列第二的受访者事故风险来源。

11月15日,贵州省铜仁市印江县人民法院启动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工作。

长期从事快递、外卖等的劳动者,因为工作模式、工作压力、心理压力等原因会有一些常见的疾病,虽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职业病,但也已经成为行业的隐疾。在工作中,有 50%的受访者认为容易得胃病,有48%的受访者认为容易得腰椎疾病和关节炎,有 41%的受访者认为容易得关节炎。

后经永兴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许某负主要责任,郭某负次要责任。永兴法院认定,郭某因治疗产生的所有费用共计13万余元。其中,伤残赔偿金按照2018年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结合拾级伤残的标准认定为73396元。扣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已先前垫付的医疗费,最终,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郭某10.6万余元。

根据菲律宾火山地震研究所的监测显示,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14时11分(北京时间14时11分),震中位于棉兰老岛的南达沃省,震级为6.9级。包括菲南部最大城市达沃在内的棉兰老岛多地震感强烈。在地震发生后3个小时内已有十多次有感余震发生,其中最大的余震达5.2级。

菲律宾火山地震研究所表示,此次地震为构造地震,预计未来还可能继续发生余震。

黄乐平建议对《工伤保险条例》进行修改,他说,“制度建构本身要解决社会问题,新的社会现实和形态,决定了修法是必然的趋势。”

面对工作中的事故风险和疾病风险,受访者采取了一定的劳动保护措施。71%的受访者配有头盔,58%的受访者配有护膝、口罩等保暖或防寒用品,47%的受访者会对电动车进行定期维护,40%的受访者配有清凉油等高温防暑用品。

“快递企业在用工方面,仍存在许多不规范之处,快递员与公司订立劳动合同的情况仍不容乐观。”郝正新说。

9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授权开展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的通知》,授权并要求各高级人民法院今年内在辖区内开展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试点工作。

调查发现,法律规定的劳动者基本劳动权利落实状况不容乐观,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不签劳动合同、签了劳动合同但被用人单位收走等情况十分普遍。仅有 38%的受访者表示所在的公司为其缴纳了工伤保险,另外37%的受访者所在公司未为其缴纳,还有26%的受访者不太清楚是否缴纳。

连云港市中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孙玉在对媒体介绍情况时称,近年来,该市法院年均受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约5000件,以死亡赔偿金为例,以往因户籍不同,死亡赔偿金可能产生高达20万元的差距。在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经常会出现案件当事人对适用赔偿标准争议大,法院对适用赔偿标准难以认定的情形,因而引发许多此类案件上诉。